首页 资讯 报料 分类 黄页 视频 房产 旅游 教育 文史 图片
当前位置:首页> 仪陇资讯 > 城事 > 正文
蜀商贷款 服务蜀商 宜居仪陇·幸福仪陇

仪陇县文星学生死亡 孩子家长向学校讨说法

  • 2013年6月16日
  • 来源:四川在线南充频道讯
  • 揖稿/编辑:记者 刘中华 特约通讯员 高奉君

    核心提示:2013年5月22日上午,仪陇县文星小学一年级(2)班学生胡坤杰被老师和同学发现生病,当晚十一点送入仪陇县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22天深度昏迷,于2013年6月13日终因抢救无效死亡,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仪陇在线百姓心声爆料回复:“谁来救救我的孩子?找学校学校推诿 找政府政府推诿!

    6月14日,仪陇县文星镇居民吴数贵向记者反映,他的7岁外甥胡坤杰就读文星小学校一年级,在上个月22日,胡坤杰在学校被高年级学生欺侮受伤后昏倒,在医院抢救20多天后无效死亡。而对于学生的病因,该校在仪陇在线网上贴出的复函中称:经保平镇派出所多方调查取证,六年级一学生任洋看见胡坤杰走路歪歪斜斜,与胡坤杰不慎相撞,胡坤杰晕倒后,任洋与另一学生将胡坤杰扶住抬着往教室走,后被校方教职工、班主任等人误认为中暑而进行掐人中、扯痧等传统救治。吴数贵认为孩子病因并不如学校所讲孩子是因中暑这么简单,因为仪陇县人民医院TC结果显示为外力所致颅内出血导致昏迷不醒,简单相撞不可能颅内出血。

    痛失爱子 誓死要说法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吴数贵租住的家时,看见吴家的家人及街坊正围坐在房间内,每个人的脸上透露出悲伤。脸色苍白的胡坤杰的外婆无力坐在床沿上低垂着头,唉声叹气,无精打采。

    听说记者是来采访小坤杰之死的,小坤杰的母亲吴应梅匆匆地从仪陇医院里赶了回来,这位还没有从失去爱子悲痛阴影中走出的吴应梅见到记者便说,我的儿怎么说没就没了,医院TC检查是外力所致脑部出血导致昏迷,学校却说是重感冒。小坤杰母亲将X光片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不查明孩子的死因,儿死也不会瞑目,学校校长蔡群一直不露面,她怕什么,想掩盖什么?对不起死去的儿子,就是我死也要找出真相”她愤怒的吼道。

    据吴应梅介绍,端午节当天,她还去街上特意为小坤杰买了粽子,并带到病房,希望奇迹出现。下午一个人独自在嘉陵江散步,看到江边欢快的居民,想到儿子的冤屈,吴应梅将粽子愤懑地扔进了江里。没想到,6小时后小坤杰就走了!

    误认为感冒 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吴数贵告诉记者, 5月22日上午,10点25分左右,他接到孩子班主任电话,称外甥胡坤杰在学校发生中暑,叫他去学校接回孩子。接到电话后,吴数贵马上赶到学校。班主任告诉吴数贵,孩子可能是中暑,带回去看看,休息一下就好了。老吴没有多想抱起孩子,租了摩托车便往家里赶,在出校门后,孩子开始呕吐,无法说话,嗜睡!
到街坊的一间小诊所取了感冒药便回到家让孩子休息。“原来感冒也就吃过药就好了,哪晓得这次根本就不是感冒嘛 !”大概1个小时后,老吴跑到房间叫唤小坤杰,但叫很久都没醒,后来小坤杰的眼睛也仅是翻了一下鱼肚白便又睡过去…… ”吴数贵流着眼泪哭诉 :“恨死自己了,一直认为学校老师说感冒就是感冒哦!”

    仪陇县文星卫生院的肖雷医生被请到家中给孩子看病时,已是12点10分左右。“孩子的体温降到34.8度,昏迷状,这哪里是感冒嘛?”肖雷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是我吼起对老吴说赶紧送医院,不然孩子危险得很!”就这样,孩子被送到了复兴镇人民医院。

    经仪陇县复兴人民医院再到仪陇县妇幼保健院,最终转至仪陇县人民医院时,已是22日23时。

    孩子的转院过程,也是老吴四处电话凑钱的过程,孩子转到人民医院时,老吴手里也凑到了4000元人民币。
如果早点来医院,或许孩子有救!在重症监护室里,作为胡坤杰的主治医生许冀对记者摇头叹惜。据了解,小坤杰被转到医院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深度昏迷,瞳孔放大,脑已接近死亡。

   “手术后住在5号床,一直就没醒过来,走得很冤!”人走了拍也没用嘛,许主任苦涩地回应记者拍小坤杰睡过的5号床。

    家长报怨 学校孬事多

 

    中午11点,记者在文星小学校门口,还没到放学时间,铁门紧闭。门外很快就聚集了二十多个接孩子放学回家的家长们,家长们无事可做,便拉起家常。记者问起小坤杰事件,家长们低声议论:有说是孩子身体原因、有说在学校受伤、有说中毒了,还有老人说是风水问题。版本众多,众说纷纭。一个大娘摇着头说:“不能乱说,我娃儿还在里面读书”,说完警惕的盯着记者问:你干什么的?不是接孩子的呀?

    摩托车上的中年男子侧过身对记者说,这学校,孬事真多,一直没消停过。男子还掰着手指头给记者讲学校发生过的特殊党费事件、百草枯事件……我们都不晓得下一次是啥子事情,降临在哪个娃儿头上。

    协调解决 学校很受伤

    听说记者要采访小坤杰事件时,仪陇县文星小学校负责看门的大爷一声不吭,门卫室里走出来两位女性工作人员,对记者说学校里的所有领导都去外面开会了,没在学校,并警告记者手里的相机不准在门口乱拍。记者致电文星小学校长蔡群了解相关情况,蔡校长以在外开会为由拒绝,并告诉记者如果有什么事想咨询,就打电话问派出所。学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蔡校长当天并没离开文星镇,也没去协调会现场,她是在撒谎。

    仪陇县保平派出所所长康程电话中告诉记者,调查结果已形成书面文件,在协调会上都给协调解决的镇政府、教育局、学校、司法所、家属等相关方印发了,记者如想了解更详细的情况,欢迎到派出所来,电话里说不太清楚!

    对于7岁小坤杰死亡一事,记者电话采访了仪陇县教育局罗均生局长。

    “家长说我们学校不闻不问、推卸责任,是不对的。比如学校为了抢救小坤杰,还发动了全校师生捐款,也派教职员工到医院进行看望,同时还组织了省内有名的专家进行及时会诊。”罗局长在电话中向记者大倒苦水:“现在只要学生有点什么事都会找学校,教师的压力很大,学校很受伤,教育局头很痛”。

    罗局长对记者强调,教育主管部门并非确定学校责任的机构,这是司法部门的职责,教育局只是负责调解、协调。学校方面是否要负责任及责任大小应当由司法部门认定,局里也指派工作同志积极参加由文星镇政府牵头主导的协调会。

    记者对此事将持续关注!(原标题:7岁男孩深度昏迷20多天去世 孩子家属向学校讨说法)



仪陇县文星小学校内普法标语

重症监护室里深度昏迷的小坤杰

健康可爱的小坤杰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