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报料 分类 黄页 视频 房产 旅游 教育 文史 图片
当前位置:首页> 仪陇县志 > 文献年鉴 > 正文
蜀商贷款 服务蜀商 宜居仪陇·幸福仪陇

红色热土上的丰碑 仪陇老区革命斗争史(三)

  • 2012年3月22日
  • 来源:仪陇报
  • 揖稿/编辑:本站编辑
     仪陇军民奋起反敌“六路围攻”

  1933年10月,是一个金色的季节。根据地农业生产获得了大丰收,军事上连续取得了仪南、营渠、宣达三大战役的巨大胜利。打土豪分田地,建立红色政权的革命群众运动如火如荼。到处是丰收的喜悦,胜利的欢笑。

  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形势迅猛发展,不仅震撼了四川军阀的反动统治,而且使蒋介石大为吃惊。蒋介石任命刘湘为四川省“剿匪”总司令。蒋介石在亲自指挥50万大军对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第五次围剿的同时,又拨给刘湘200万元军费,万余枪支和500万发子弹,督令刘湘发动对川陕红军的“围剿”。刘湘集中110多个团,约20万人,分六路围攻川陕革命根据地。第一路为邓锡侯的第28军,共18个团,由广元、昭化向木门、南江方向进攻;第二路为29军田颂尧的24个团,由阆中向巴中方向进攻;第三路为李家钰的新编第六师和罗泽州的第23师,共15个团,由南充向巴中以东进攻;第四路为杨森的20军共12个团,由广安、渠县、蓬安经营山向巴中和通江方向进攻;第五路为刘湘的21军,共24个团由开江、开县向宣汉、达县进攻;第六路为23军(原川陕边防军)刘邦俊的12个团和土匪王三春部6个团,由开县、城口向万源进攻。另有18架飞机配合。敌人企图以六路从西、南、东三面,采取分进合击,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法,将红四方面军围歼于川陕边境。

  经过“仪南、营渠、宣达”等三次进攻作战,川陕革命根据地有了迅速的发展。红四方面军由入川时的四个师,1500余人,发展到五个军,80000余人。根据地发展到纵横500里,总面积42000平方公里,人口500万,建立了24个县(市)的革命政权,人力物力得到了很大的补充,有了一定的反围攻条件。但还是敌强我弱,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根据反“三路围攻”的经验,红四方面军采取“收紧阵地”的方针,依托川北山高路险,易守难攻的有利地形,组织坚守防御,实施节节抗击,消耗敌人力量,并抓住时机,适时进行反击。从1933年冬开始到1934年6月底,川军接连向川陕根据地发动了四次总攻。红四方面军不为敌气势汹汹所吓倒,不为前所未有的困难而沮丧,避其锐气,与进攻之敌展开全面战斗。仪陇、长胜是川军进攻川陕革命根据地和红军的前沿阵地。敌人发动六路围攻,就有三路先后经过仪陇、长胜。留守仪陇、长胜境内的红军和根据地人民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决战,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达到了消耗和使敌人疲惫的目的。

  11月中旬,四川“剿总”刘湘给各路军阀下达了第一期总攻命令,各路敌军相继出动,向根据地进攻。红军在仪陇、长胜经过大石坎反击战,黄泥坪歼灭战,龙须寨阻击战和丝姑顶、五里堆、董家梁等战斗,虽然重创了敌人,但还是敌强我弱,为了收紧阵地,保存力量,红军按计划撤退到营山、响滩、鼎山、玉山一带。

  1934年7月,红四方面军及时分析了战局,认为进行胜利反击的时机已成熟。从敌人的情况看,敌人经大量消耗,已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且粮草运输困难,士兵斗志低落。从四方面军的情况看,虽然斗争艰苦,处境困难,但由于战线缩短,主力更加集中,且部队斗志高昂。8月上旬,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发出反攻号令。不到半个月,不但把敌人赶回到他发起六路进攻以前的地方,而且把刘湘的主力打得溃不成军。9月12日至15日,红军又回到了仪陇、长胜,两县又宣告解放。

  红四方面军反“六路围攻”取得巨大胜利后,四川军阀遭受重创,元气大损。蒋介石深恐红四方面军继续壮大,席卷整个四川,使之成为全国各地红军汇聚之地,而“遗患无穷”。他为了在四川的反动统治,积极着手布置对川陕革命根据地新的围攻———“川陕会剿”。红军为了贯彻“向西进攻,在川陕甘边扩大根据地”的方针,决定在敌人“会剿”尚未开始之际,抓住有利时机,集中部队主力,组织广(元)昭(化),陕南战役。1935年2月上旬为参加广昭、陕南战役作战,红军主力撤出仪陇等地。刘湘令四川大小军阀乘虚进入川陕革命根据地。罗泽州、李家钰的部队又很快占领了仪陇。

  红军在取得广昭、陕南战役胜利后,又由陕南回师川北消灭仪陇、阆中等地的敌人,为红四方面军渡江扫除障碍。1935年3月5日,红九军一部接替红三十军乘胜追击,收复了阆中大部和仪陇土门、铜鼓、赛金等地。3月8日,在仪陇凤仪场,罗泽州一个团向红九军缴械投诚。经过十天激战,红军共歼罗泽州之九团全部,八团三分之一,一团和七团二分之一,六团和独立团三分之一,毙伤和俘敌五千余人。致使罗部失去战斗力。罗因作战不力被撤职查办。红军第二次收复阆中后,立即挥师东进,向进犯仪陇的李家钰部反击,将李家钰部包围在仪陇城和日兴、兴隆、大风等地。3月11日晚,红军同时向李家钰的几个踞点发起猛烈攻击,共歼敌一千余人。但遭遇敌人顽固抵抗,因敌众我寡,难以抵挡。这时红九军接到总部命令,到阆中以北集结。红军随即撤出了各地战场,向阆中转移。3月25日红军全部离开仪陇渡江北上。

  红军虽然撤离了仪陇,但红军那种热爱党、坚信党,永远跟党走的必胜信念;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高贵品质;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的革命精神;顾全大局,严守纪律,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永远激励着仪陇人民在革命的道路上不断前进。

  仪陇人民积极支援红军

  1933年夏至1935年春,仪陇人民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给红九军、三十军、三十一军和红四军以很大支援,为仪南战役、营渠战役,宣达战役和反“六路围攻”的胜利开展,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以及红军的发展等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选派精干力量支援红军经理处工作。红九军、三十军、三十一军解放仪陇后,为了及时保证军需物资的筹集、运输、分配等,他们分别在仪陇黄耆庙、县城、马鞍等地设立了经理处。但工作人员十分缺乏,各级苏维埃政府急部队所急,帮部队所需,及时派出大批精明能干的青壮年参加各经理处的工作。这些青壮年对地方情况熟悉,工作起来很顺利,克服了红军干部与仪经群众语言障碍的困难,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密切了军民关系。国民党政府和军阀,为了扼杀红军,对刚入川的红四方面军和赤区实行经济封锁,致使物资十分短缺,特别是食盐严重脱销。仪南战役后,为了及时解决赤区军民的食盐供给,红九军八十一团在阆、南通向通、南、巴等地的要塞———仪陇黄耆庙设立了经理处。下设的民工接待站,做到了灶不停火,饭不断席,昼夜接待运输食盐的民工,保证了南部的食盐源源不断地运往赤区。使军民食盐困难逐步得到缓解。经理处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要地方选去的青壮年,他们工作十分辛苦,既要每天保证100余人的吃饭、茶水供应,又要保证住宿。据当年经理处的工作人员何忠义回忆,仅1933年他就接待过运盐民工2700多人。

  2、组织运输队。保证部队的粮食供给,是赢得革命战争胜利的重要因素。各级党政组织的工作,主要是为红军作战这个中心服务的。在仪南、营渠、宣达战役和反“六路围攻”等重大战役中,仅仪陇、长胜县乡级就组织起运粮队135个,约7000余人。他们把分散在社区、乡的成批粮食,运往红军的供应点、站、所。各乡为了把粮食集中起来,便于运输,乡苏维埃动员游击队,甚至妇女、儿童、老人等所有人力参加粮食的“接力”运输,保证了红军的粮食供给。

  搬运战利品,是地方支援红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每取得一次战争的胜利,都缴获有大量的枪支弹药、军械、服装、粮食等物。为了运走战利品,仪陇、长胜县苏维埃政府根据每次战争胜利后的需要,及时组织运输队,帮助红军及时搬运战利品。红四方面军取得“宣达战役”胜利后,为了把军阀刘存厚在绥定办的兵工厂、造币厂全部设备搬到通江,仅仪陇、长胜县苏维埃政府就组织了1000多人的青壮年战利品运输队,他们不畏艰险,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在短期内把兵工厂、造币厂搬到了通江,用他们的血和汗谱写了壮丽的诗篇。

  3、配合红军作战。1933年至1935年间,红九军、红三十军、红三十一军及红四军在仪陇、长胜地区与川军李炜如、李家钰、罗泽州、杨森等部队作战达40多次。每次战斗,仪陇人民不仅从物力、财力给予全支支援,如筹集军粮、架桥铺路、抢修工事、抢运伤病员、清扫战场等,而且还直接配合红军作战。如五里堆、丝姑顶、大寅梁、大营坡、凤仪场、琳琅山、黄泥坪、大石坎等战斗和在仪南战役、营渠战役、宣达战役中,仪陇参加战斗的独立团、赤卫军、游击队、少先队、童子团员达26400余人,其中200余人英勇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33年12月,敌人发动“六路围攻”,红军为了避敌凶锋,保存实力,决定退出仪陇、长胜。在红军行动中,仪陇人民紧密配合,有2700余人参加红军,830多名游击队员,570多名童子团员,340多名苏维埃干部配合红军行动。

  4、动员青年参加红军。动员广大劳苦青年参加红军,是各级党政组织的中心任务之一。他们充分发动群众,采用动员大会、军民联欢会、慰问军烈属会、讲演会及布告、传单、标语、口号、演文明戏等形式,动员青壮年参加红军。长胜县鼎山区一月内就动员了800余人参加红军。仪陇县在1933年11~12月就动员了3330余人参加红军。红九军原缺的二十六师三个团,基本上是参加红军的仪陇青壮年组成的。当时长期深受政权、族权、神权、夫权迫害的广大妇女也积极参加红军。她们革命意志坚定,作风泼辣,能吃苦耐劳,在保卫川陕苏区,长征路上历尽千难万险。据不完全统计,仪陇、长胜两县参加红军的妇女有123人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美丽的青春。

  1933年至1935年春,仪陇县参加红军的男女青壮年达7000多人,他们在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有5000多人在与敌人作战中壮烈牺牲,1000多人致残。因战斗、疾病、负伤而流散的达500余人,与部队失去联系的西路红军200多人。有500多人在抗日战争中为打败日本侵略军立下了丰功伟绩。全国解放后,尚健在的310多名红军中,有150多人担任了各级党政重要领导职务。他们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红军撤离后,仪陇人民坚持斗争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为继续实施原定的向川陕甘发展的方针,策应中央红军入川,决定撤离仪陇、长胜苏区。

  红军撤离后,川军卷土重来。各地反动头目、土豪劣绅组成的“还乡团”回来了。仪陇又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还乡团”依仗川军的势力复辟了旧政权,成立了整治委员会、善后委员会等反动机构,拼凑了清乡团、义勇军、侦缉队等反动队伍。颁发了“剿匪”命令和限期“登记”、“自首”、“告发”、“缉拿”通告。他们在仪陇城乡布防设卡,挨门挨户,逐村逐寨,对流散红军、赤卫军、游击队员、苏维埃干部和革命群众进行搜查、抢劫、烧杀和反攻倒算。据调查,当时有苏维埃驻地、红军家属和干部的400余间房屋被烧毁。仪陇、长胜苏区的干部480余人和360多名红军家属被杀害。全家被杀绝的有45户之多。反动派残杀、迫害人民的手段极其残忍,有所谓“点天灯”、“砍甘蔗”、“倒栽葱”或以赤身晒冻、蚊虫叮咬、吊鸭儿浮水、颈项挂磨子、抽脚筋、活祭坟、钉门神等数十种酷刑。有的苏维埃干部被杀害后分尸几块,有的心肝被挖,煮而食之,惨不忍睹。

  在反动派屠杀的同时,豪绅地主又从经济上大肆反攻倒算。一面强令民众“自动退还”分得他们的土地和财物,一面派出走卒四处抄家,使500余名苏维埃干部和游击队员家破人亡,无家可归,无地可种,被迫隐姓埋名,流落异乡,重新过着非人的生活。六合场(今思德乡)反动头子刘仁安带着“还乡团”,挨门挨户,对红军家属和苏维埃有关人员进行查抄。他首先闯进红军战士张思德的家,不仅打伤了张母刘光友,还将其妹妹桂香赶出了家门,致其困饿而亡。

  英勇的苏区干部和人民群众,在反动派的血腥镇压下,毫不屈服,大义凛然,奋起反抗。他们见到红军流散人员和苏维埃干部、游击队员惨遭杀害,痛心疾首。他们不怕国民党和还乡团的屠刀,擦干自己的眼泪,掩埋烈士的尸体,以苏区的战斗精神,踏着先烈的血迹,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前进。一面,千方百计保护红军流散人员、苏维埃干部和革命遗物;一面,顺应时局,做好国统区的统战工作,发动各方面力量进行反蒋爱国民主运动和迎接全国解放的战斗。

  1935年10月后,红军战士陈群、邓朝吉、谢治炳等从长征途中流落回县,很快就与原苏区干部邹一坤、程祖东等人取得了联系,商定发动群众,勇敢沉着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遗物、石刻标语的破坏。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仪陇的共产党人,热血青年和爱国人士,在八路军总指挥朱德的教育、鼓舞、召唤下决心请缨,挥戈上阵。是年10月,席懋昭、许明杨、刘万方等人,先后奔赴陕北及抗日前线,马鞍的地方人士也准备了一个1000人的担架队上前线,支持八路军抗战,踊跃报名的青年竟达2000人以上。仪陇的爱国人士许小鲁、刘挹清在朱总“大家努力建立统一战线,长期达到军民抗战之实质,才能驱日寇出中国,两兄在川,祈努力统一战线工作是荷”的启发下,积极联系各方,为仪陇的抗日救亡活动贡献了力量。

  1938年春,仪陇早期共产党员席懋昭从延安中央党校学习结业后,肩负党的重任回到仪陇,为尽快开展地下工作,他不辞辛劳多方活动,“权宜加入国民党”,不仅谋得了县府稽征员、民教馆员、观音乡乡长的社会职务,而且还及时与红军、八路军中病伤回原籍工作的同志取得联系,于1939年5月建立了中共仪陇县特别支部(简称县特支),席懋昭任书记。这是仪陇县在川陕革命根据地之后重建的第一个县级党组织。县特支以县民教馆为阵地,以“精诚团结”为原则,以《共产党宣言》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教材》为武器,采取灵活多样的宣传方式,呼吁全县知识青年,要为拯救国家出力。教育党员,团结进步人士,组织领导人民及抗日团体,开展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宣传和放粮赈灾、筹集抗日经费、动员青壮年上抗日前线与日寇战斗等。县特支为了加强党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席懋昭联络流落红军、中共党员邓朝吉、谢治炳和回乡八路军伤员、中共党员林华芝、蹇莲先(女)等同志在仪陇县城的金银坎、西寺湾等地活动,并于1939年8月成立了中国共产党仪陇城关支部委员会,下辖城关、小柏垭、高家山、日兴场4个党小组。该支部先后发展党员20多人。1943年春,席懋昭到西康后,林华芝、蹇莲先、邓朝吉等同志在国民党“清共”“防共”更为严密的情况下,仍为抗日救亡宣传,积蓄革命力量等做了大量工作。

  抗日战争胜利后,由于国民党公然撕毁国共两党的停战协议,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为使“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历史任务早日实现,仪陇地方党组织继续遵循“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方针和“勤学、勤业、勤交友”的原则,扎根群众,组织群众与国民党地方反动势力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1946年春至1949年冬,中共党员李中福、文良治、鲜虎、李煜生等先后到仪陇开展党的活动,领导开展党的统战工作和反蒋爱国民主运动。1945年10月,李中福(日兴人)参加中共中央庆阳特训班学习后,于次年2月受特训班的派遣回到仪陇从事革命活动,他以做生意为名,广泛接触各界人士,发动群众与地方反动势力进行坚决斗争,先后发展了一批党员,于1948年秋成立了中共仪陇县日兴支部,直属中央特训班领导。1948年8月,中共阆中县人力车支部书记文良治回到仪陇来苏乡文家湾,发展了一批党员,于1949年1月17日建立了中共仪陇县太阳山支部。1949年冬,中共党员陈国印等到仪陇观音(今先锋)开展党的工作,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中共仪陇县观音支部。1948年底,中共营山县特别支部委员会委员李煜生到仪陇九龙、永兴、响水等地开展革命活动,于次年上半年发展了一批党员。至此,仪陇县中共党员总数达到100余人。这些党组织和党员,在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开展反蒋爱国民主运动中做了大量工作,为仪陇的和平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9年12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18兵团61军先遣队10余人由阎官湘率领,在仪陇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顺利进入仪陇县城。国民党政府陕西保安司令部驻仪陇县警卫营投诚,宣告仪陇和平解放。次日,中国人民解放军61军官兵在广大群众的夹道欢迎中进入仪陇县城,在县政府大门外升起了五星红旗,这标志着仪陇第二次获得解放。

  仪陇解放后,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全县人民积极投入重建家园,发展生产,支援国家建设等工作,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仪陇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革命先辈和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他们在革命斗争中创造的业绩,为中国革命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们的光辉思想、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将永远激励仪陇人民及其子孙后代,在新的历史时期里,为国家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努力拼搏,贡献力量。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