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RSS
首页 | 新闻 | 报料 | 社区 | 分类 | 黄页 | 视频 | 房产 | 旅游 | 教育 | 文史 | 活动 | 招聘 | 房屋 | 二手 | 楼盘 | 便民 | 交友 | 培训
首页 行走印迹 相约同行 出游出行 旅游资讯 美图美景 户外知识 都市部落

阳光照耀剑昭古驿道
2013年12月29日   来源:仪陇在线   
仪陇在线投稿信箱:service@637600.com

 

    年底了,莫名其妙的事情无端地多了起来。于是乎,我等俗人天天就囿于其中,疲于奔命。本来崇尚自由,未曾想投错行,就在体制内苦苦挣扎。小时候上学,老师要管;然后投笔从戎到了塞外部队,首长要管;转回来到了单位,领导要管。就这样,过着苦逼的日子。活了大半辈子了,还在扪心自问:我们活着为了什么?此生休矣!

    户外,正迎合了我们暂时逃离的梦想。11.30,朱德故里驴友团策划走走剑昭古道。上一周本来说去徒步皇柏古道,未曾想一场雨打断了我们的计划,还有就是重装徒步,倒还吓退了一批人。联系了半天剑阁那里将要途经的白龙乡,也是无果而终。也罢,还懒得去给它作免费宣传呢。

    2012年11月17-18日,我们也曾自驾剑昭古道,也是艳阳高照,当晚在云台山下的赏山别居农家乐住了一晚上,走马观花。这一次,我和波娃子本来商议租车,然后全程徒步的。单位穷忙,波娃子也有公干跑了,行前联络实在繁琐,控制在19人包车,见多了自驾游出事的报道,所以凡事安全第一,不玩那些玄的。

    早上6:30,就爬起来,陆陆续续大家在7:00许都来齐了,只是车子在半小时后才到。上G75广巴高速到剑门关,终于找到了剑溪桥,准备从这里走起。

南充驴友时间未到和懒王老早安排和李司联系了,然后家人专车送到南充往仪陇方向的第一个交汇点,在建的南部服务区。都等了大半天了,我们才到,外面还是冷啊。

    上次来,这里还没啥,进剑门关参观要100大洋,团队也没优惠。打造了的,“野味”早就没了,也就不去看了。游客中心大概又在改建,民工在修缮场地。看清楚了,这里可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剑溪桥。安排车子拉上包就此到半道的竹垭子农家乐等候,我们由此进发。剑溪桥位于广元市剑阁县剑门关门2公里处的大剑溪上。桥长18.8米,宽4米,高7.5米。桥以青石构筑,三拱相连,拱圈为两半拼合式。东孔跨度5.3米,用26排卷石成拱;中孔跨度5.8米,用30排卷石成拱;西孔跨度5.2米,用23排卷石成拱。桥成弧形,板石铺就阶梯式桥面。桥栏高0.6米,有石刻龙头镶嵌其上,建筑工艺精湛,历数百年未变形。剑溪桥修建于宋代,宋人胡希道《界首》诗云:“几重岭隔几重湾,路入蒙蒙烟雨间。独立溪桥重回首,前头已是剑州山”。现存的剑溪桥为明代弘治(公元1488~1505年)中所建,距今已有500余年历史了。

可气的是,到了这里,手机突然停摆了,怎么都开不了机,所有的联系都中断了。只得求助波娃子波夫人查找到几个主要联系电话,这才告知李司到底在哪里等我们

回望剑门关街头,想当年和单位同行们曾在此吃过豆腐宴,好像还有个特产叫马和尚豆腐乳

看来过去当官的也喜欢舞文弄墨,提笔留字,演变到现在的文盲,就是高度精简:某某某到此一游!

志公寺是什么庙子,还没闹懂。大家只管往这里面走,具体怎么走法,都还不知道。跑去问庙子里面的,也没说个所以然。最后还是问了一帮当地游客,才说了个大概,喊就往这里上去,还要走公路,然后才是老路,对我们的行为表示惊奇。

志公寺:梁武帝萧衍出家的地方,当时寺庙住持志公和尚认为皇帝应该住在山顶,便在大剑山山顶为他修建了一座寺庙,即现在的梁山寺。志公寺与粱山寺遥相呼应,可观看剑门72峰。志公寺前行7里路就是七里坡,是一个长长的石头山坡,上到坡顶回头遥望对面剑门72峰非常雄伟。剑门72峰以剑门关关口为中心向着关外呈“八”字形排开,关外一侧都是悬崖峭壁,绵延几十里,无法攀援,成为剑门关的天然屏障。志公是梁武帝的至交,因恨皇妃郗氏,离宫远游。他飘摇不定,救难于民,在剑门关定居时深受百姓爱戴,将住所改成志公寺。

剑外十里,翠云廊里,千年古刹,志公禅寺,传于梁期,志公化址,四面环山,古柏森森,剑溪绕流。只是可惜,古刹建筑,已不复在,现景甚败。背靠钟垒,面对梁寺,水绕山环。古柏寺前,翠绿苍天,根盘石上,龙蛇蜿蜒。若树抱石,偌偌壮观。对面峭壁,传有印掌,现一高僧,手持禅杖,移影潜行,刀尺佛子,杖端有声,传是志公,印现身影。

禅庙,远山,剑龙逶迤。心雨跑去问路边老百姓,以免走冤枉路。说是老路大多被改造了,只有几段,那就走噻。心里感觉又被忽悠了,最起码还是应该和旅游公路并行一条古道才是,还得弄好标志,比如我们来了,到底怎么走,连当地人都是云里雾里的。能看到一些大柏树了,看来这里真就是过去的古道,只是现在华丽转身,变成康庄大道了,古老的韵味荡然无存。明眼人一看,路边的民居也是打造后的结果。只是青山绿水古道怎么也难以和这种风格的白墙青瓦联系起来哈,也许换成其它更古朴一点的颜色,恐怕更有意境,更协调。

看到诱人的红果果,驴友们忍不住要去捞嘴了。到了柏树湾这里,准备爬山走古道了。这一家比较有特色,楼道上晾晒着苞米,院坝搁着蜂桶,一看就是个勤劳人家。看看这一家,老年人在洗衣服,然后小孩带小孩,把篷布铺在地上,任由小家伙怎么耍,穿戴都还挺干净的。一问路,太婆很热心,喊我们就从她家院坝往上面爬就是。我们就在这遍地枯枝败叶中前行,比走公路安逸多了,太阳照得暖洋洋的。磨光的石板路,掩藏在落叶之中。古人何曾见今人,今人又走古人路。松针、树叶,踩在上面,哗哗作响,使人心旷神怡。不知是水流漩出的石窝,还是人工雕琢,也许是前人为口渴而掘吧。

已经午后了,发现了一块好地方,一片光石坝子,挡阴晒太阳都可。走得热气腾腾的,一下蹲到阴凉地里还容易闪着哈,大家提议就在此午餐。岁月如刀,一层层地将日子剥离,将光阴风化。时间还背着套锅,就地煮起了方便面。心雨和哈哈亲亲热热地打伙吃着路餐。不过又晒太阳又打伞,是不是有点矫情哟,呵呵。红雨准备得充分,还带着地垫。大家席地而坐,共享美食。夫妻双双走户外,再苦再累心也甜。煮碗方便面,摊个煎鸡蛋;天地是厨房,煮饭无油烟。

没想到山上,还有个堰塘;滋润万木苏,秋去到冬凉。吃完饭,大家继续启程,并将垃圾带走。光怪陆离石板路,多少足迹已作古。一棵裤衩树,一棵连理树,一棵姊妹树。计划生育就是好,一胎四个没法搞。

翠云廊沿途都能看到古柏,都按顺序编号了的,保护好才是王道,幸亏过去大炼钢铁的时候没给砍了哈。千年古柏,阅尽世间风风雨雨,看尽人间悲欢离合。多少人从它的脚下匆匆而过,转瞬就是500年。留不住历史,但可以留下驴友的影子。远山似剑龙奔腾,引人无限遐思。

一座废弃的学校,多少人的青春岁月曾经在此游荡。太婆的精神真好啊,给牛喂水行走如风。我们问路也是耐心解答。土墙、老门、四合院,咋就让人想起了老家呢。一块老旧斑驳的毛主席语录纪念碑,使人又想起那峥嵘岁月: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要到农村去;毛主席还教导我们说,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曾经的架子房,曾经的历史,曾经的小卖部,一条机耕道连接着小村落。

热心的老乡给我们指引方向,剑门关就在两山凹处,真是雄关锁钥。路边大多土木房和砖瓦房混杂,现在老百姓的生活应该得到很大改善了。有老乡说,你们走那么远干啥?还不如搭车噻。驴友们回答,我们就是专门来走路的。两间老屋,一位拄杖的太婆。和太婆搭话,她还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说你们看不惯哟。我们问她住在里面要灌风冷不冷,她还说不冷。说儿子媳妇就住在旁边另外的房子里。莫笑他人老,自己终须老。

石头上面长着树,不得不慨叹其生命力之旺盛。收购树根做拐杖,看来真是生财有道哈。看到一汪绿油油的堰塘,还有人钓鱼。又走到公路上来了,应该有小路走过去,但由于不识路,不敢贸然前进。一边往沙坝乡,一边往昭化古城,记起了李司走到这里还问路了的。这就很明显了噻,走昭化古城方向才是对的。两个老乡背着叉口口夹背在路边扯草药,说是可以卖钱。我们继续前进,找下一个古道的进口。好在这一路车子少,走起来还瓜安逸。这半山梁梁上,竟然还有这个水凼凼,大家还想着在里面捉鱼呢。老远看到一路骑友飞驰而过,精神可嘉哈,还在向我们招手。骑行的还有一员女将,真是女汉子啊,佩服佩服。

满山柏树林,在下午阳光的照耀下,如蜀汉武士肃立。这骑行看来也要一把子力气,在后面的也许骑不动了。飘红的树叶,在与冬天作最后的抗争。走了好一阵子,终于到达睡美人景点。从这里又可以走一截古道了。不过看了半天,终究没看出睡美人是神马样子。大家在此研讨线路,看得不得原路返回,免得走冤枉路。700年前,你我身在何处?700年后,你我更在何方?只有今日,留住转瞬即逝。落叶遍地,绿树成荫。置身于此,夫复何求?阳光通过枝叶罅隙,照耀着这一方净土。磨光的路边休憩石墩,曾经坐过多少人的“箩篼”。

这里曾经应该是一座庙子或凉亭,不过只剩下残缺断石。那一段历史已经尘封,阳光过后不留下任何痕迹。高庙铺到了,看样子又是过去的一个车马站。可要看仔细了,可不是高潮铺哈。歇脚的凉亭栏杆上,放着两个瓜种。石块垒砌的无梁殿,香火不是很好,也许就为了慰藉一下人们心中迷茫的信仰吧。无梁,无主心骨是也。拴马桩,喂马槽,无言地诉说着那段历史。

一块奇怪的石头,上面刻着神秘的图案。在夹缝中求生存,不得不让人慨叹其生命力之旺盛。看到没,一老者在守着老屋,据说已有200来年历史了。到处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门上巴着城乡环境整治时的清洁户标志。好端端的一座老房子,只是向着公路那边给刷上了一层白石灰,就有些不伦不类了。当年的标语还依稀尚存,信仰无敌。

到得松宁桥,准备休息,等一下后面的几个驴友。歇息片刻,大家继续走到了前方不远的寡妇桥,也叫望夫桥。寡妇不在了,桥还在。路边有老乡在砍树枝,大概就是弄去做拐杖吧。这里的党员志愿者服务标志还比较有特色,只是还没试过哈。到了铁栓桥,一边的大磨子看似已很古老。

用生铁栓住两块桥板,大概这就是铁栓桥的来历吧。实则整条古道都可以这样打造,虽然有的地方被改造成了现代的公路,但也应该恢复古驿道,即使并行,也给人一点安慰。而且从起点到终点都应该这样连接起来,若即若离即可,方便徒步和自驾游客,不然一段公路、一段古道的,搞的不像那么回事。而且公路和古道都应该标识清楚,不要走得糊里糊涂的。

孟江村,顾名思义,也就是孟姓和江姓居住的地方吧,差点以为是走到孟姜女的老家来了,呵呵。一棵古柏傲立路中,看车来车往。夕阳西下,大家都在努力坚持到最后。远远地,能看到云台山(人头山)了,大朝驿终于到了。

据介绍,蜀道是我国陆地上第一条古交通要道,大朝古驿道曾经是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38公里的大朝古驿道把剑门关和昭化古城串联在一起,将古关、古城、古道、森林、水体、地质、乡村田园等景观有机组合在一起,构成“雄关、漫道、古城”独特的景观特征。

去年,我们自驾到此已经很晚了,去联系了但老板挺不好说话的,吃住都贵,搭个帐篷也很不情愿,最后还是一个热心老乡骑着摩托把我们带到了赏山别居农家乐。这里据说已经换了好几个老板了,实则思维一换生意宽。村民都围坐在一起打牌,两美女也在那里闲坐,真是闲着也是闲着啊。这牌子倒是打得挺好的,驿路关山,行者天堂。但是自驾是自驾的路,徒步是徒步的路,又有谁想走你那个公路呢?感觉都没有了。

这就是上云台山的入口,只是上下少不了两小时,天也晚了,也就算了,留着今后再来吧。歇歇脚吧,这满地的银杏叶,石桌石凳、磨子,坐在这里还别有一番情趣,只是坐下来就感到凉飕飕的。不远了、不远了,离宿营地不远了,老乡说大概也就1个小时了。远远地,好像有人在打招呼,说是营山的驴友,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冒出来的哟,我们继续赶路。看到了去年我们住过的农家乐,景色依旧,人却安在?

天色已暗下来,大家一致商量还是把在竹垭子农家乐候着的车子喊来接应,这时已看到了营山的天路、杨2他们,一行11人,还都是重装,真是干劲大哈。我们顺便将他们几位捎带走,留下天路在那里等后来者。车子跑到竹垭子农家乐,还跑了20来分钟,如是重装,少不了1-2小时,那就走到半夜了,呵呵。到了事先联系好的竹垭子农家乐,女主人热情地接待了我们,马上喊心雨、哈哈她们安排吃住,营山的驴友他们分开安排,大家忙着搭帐篷等。小桌上放着农家的小吃,被大家吃个精光。对面就是云台山,已经被夜幕笼罩。

煮的是酸菜豆腐稀饭,还有不少的炒菜、炖菜,走了一天,看着真眼馋啊。喝着驴友们自带的革命小酒酒,一天的疲乏消失在大家的举杯共饮中。杨2也跑过来给大家敬酒,出门在外,驴友一家亲,难得一聚哈。走了一天,大家也都累了,大部分吃饱了也就早早躺下了。我们几个在凉亭的灯光下摆了哈儿龙门阵,其余的该洗脚的洗脚,房东还把大家让进屋里,说外面天冷,也没收我们帐篷费或水电费啥的,有的地方至少就得要10元/顶,太感谢了。

俺和李司找东家抱了床被子睡在车上,半夜还有点凉凉的。早上6-7时许,就有驴友起来了,天空一轮弯月还挂在树梢。月色一如当年残缺,凭栏处,‍寂寞的身影在风中摇曳。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凭栏处,望故乡渺茫,归思难收。  晨曦初露,早已湮没了刀光剑影,战马嘶鸣。

别了,营山的驴友们已经整装出发。今天他们也是搭车到牛头山,然后到昭华至阆中返回。早饭房东给大家准备了稀饭、馒头、花生米,大家吃完结账上路,感谢给我们的优惠。从竹垭子农家乐到牛头山倒是不远,在姜维兵帐处停车爬山,两个穿皮鞋的驴友就没法了,和李司都在车上等候。从后山的小路上牛头山,走起来还不错,看到了此路不通的牌子,我们开始还不以为然,不知道要收门票,更不知道给堵了。

半山腰望远,云蒸霞蔚。好厚的松针啊,走在上面就像海绵一般松软。在这上面搭帐篷,肯定睡着舒服哈。到处是一堆堆的野鸡毛,可惜不知被啥吃得死骨无存。看来曾经走这里的人还不少,据说这样撑着,可以减轻腰腿疼痛。将要到达山顶部分,被山水冲毁了,石梯子都是悬吊吊的。还有好心人搭建的木梯子,这路是有些危险。到是到了,可是一把铁链子锁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一问营山杨2他们,他们是从前山上的,还要收门票,25元/人。搞了半天,原来如此!喊他们帮联系看能否开门,我们也愿意给票,免得倒回去,回复是没得办法。咋办?只好后队变前队,撤退吧。要是没有女同胞,我们照样也能想到办法翻上去,算了,不冒这个险。

撤到半路,前边探路的驴友发现一条杂草掩映的小道,大概是过去砍柴人走的路吧。看看不像一条断路,于是我们就此开出一条路来。好些地方都被塌方阻挡,不过人多力量大,各显神通,披荆斩棘,向着山门的方向顽强行进。有些地方,根本就看不到路了,只是凭感觉前进。大家互相鼓励着,继续跟进。植被太好了,大家只得在里面穿行,俺们几个打前站的身上沾满了惹子,手上也满是刺藤挂伤。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块大石头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而且藤萝漫天。发现地上有垃圾等东西,俺就趴下来在刺笆笼之间找出路,令人惊喜的是,看到了外面的山道,胜利了!大家从这个缝缝鱼贯而出。终于钻出来了,大家的喜悦难以言表。虽然辛苦、未知,却很过瘾、刺激。营山的驴友还在岔路口这里等候上去的伙伴。

到了拦马槽路段,还相对平缓了许多。看到了亭子一角,看到了希望,应该不远了。后面的驴友们,还在吃力地往上攀爬,出了一身毛毛汗。山坳处一水塘,取名姜维井,看样子有些来历。“姜维拜水”是这里最著名的传说,据说当年扼魏将钟会二十万大军的三万将士困于牛头山这弹丸之地,山高水远,饮水成了很大问题,只有眼望着嘉陵江水从脚下滔滔流过。若不解决饮水问题,势必军心动摇,削弱战斗力,形势十分危急。就在姜维为此而大伤脑筋的时候,作古的诸葛亮托梦给他,要他设坛拜水。于是姜维下令选好地势,挖好水井,搭起祭台,点燃香烛,跪拜了三天两夜,然而井内仍然无水。姜维甚是焦急,便派两名士兵前去察看,都因粗心大意,禀报无水而被斩首。后又派一名士兵去查看。粗略一看确实无水,但仔细察看井壁有湿润印迹,且有水珠凝结,他叫乡民拿来锄头,沿着井壁湿痕愈挖愈宽,当把一块坚硬的大石搬掉后,涓涓泉水便淌了出来,这井也就被挖成了一个大池子,当水蓄积半池后,再也不增高了。兵士高兴地回禀将军:“只有半池水。”姜维大喜。

    事到如今,我们看到“姜维井”虽仍为一土池,但泉水汩汩不断,山上人照样引用,甚至还有有浙江等地居士前来请水的。而据当地人说千余年来一至从未满过,也未干过,“久雨不溢,久旱不涸”。任凭多少人饮用,水位都保持不变。更有趣的是,井中之水色,随着嘉陵江的清浊而变化,江水清则清,江水浊则浊,井与江之间像有一连通器,成为古蜀道上的千古之谜。

    姜维的井就像蜀汉的政权,永远不能满,但维持生活还是可以的,这就注定了蜀汉只能是偏于一隅的朝廷,天命在此,任你姜维也好,诸葛武侯也罢,终不能扭转天命。何况姜维在牛头山最终也是拜了,邓艾偷渡阴平后绕开大军屯住的剑门关直下成都,将死了蜀汉的老王,姜维也只能感到大势已去,而非要逆天起事终究招致血光之灾。

看到没,这里就是刚才我们从后山爬上来而无法逾越的铁闸门。就因为要收门票,古人也就留下这弹丸之地,却已被圈地上锁收费了,不知道是否可以变通一下,加强管理、招引游客一样挣钱呢?这可恶的铁闸门,害得我们多走了两个小时。

继续往上爬吧,最后的冲刺,无限风光在险峰。往上走一片斑竹林,感觉清幽秀雅。几块石碑,记录着历史,功过是非任评说。有游客说,快去照哟,等哈儿雾散了,就看不到了。游客所说就是昭化古城的太极八卦图,嘉陵江水蜿蜒而过。道观里只看到一位老道姑,操作普通话,做着十字绣。

雾气如长龙,在嘉陵江游荡、漂浮,宛如仙境。远山尽望,民居星星点点,人们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有诗云:

苍山万仞入云间,秋色几多寒。倚天独立牛头观,夕阳里、猎猎经幡。俯视太极山水,胸中丘壑悠然。           愿得在此度流年,绝万缕尘烟。松涛一枕神仙梦,任平生、来去随缘。 暮鼓晨钟声里,斯人独坐无言。

天将午,大家就在上面整了些零食,饱览了祖国大好河山,然后准备下撤。回首望,道观依旧,山依然。昭化古城位于白龙江、嘉陵江、清江三江交汇处,其嘉陵江水在此洄澜,水系宛成,太极天成,有“天下第一山水太极”自然奇观之美誉。

身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昭化古城四面环山,三面临水。翼山与笔架山被奔腾的嘉陵江蜿蜒分割,形成一幅巨大的山水太极图,被称为“天下第一太极”。昭化正好处在太极图阳极的“鱼眼”之上,展示出太极天成、天人合一的和谐人居环境,素有“全蜀咽喉,川北锁钥”的重要地理位置,是古今兵家的必争之地,曾是川北的政治、文化中心。

石刻棋盘今还在,当初对弈何时来?山门极为简陋,就是一个牛脑壳的象形字。这边一个收费亭,几个收费的老爷子就在里面蹲守,似乎没那必要。如是改为卖东卖西,也许还好听点,本来也没几个人上山。既然是登山运动基地,收费就更没必要了。前山停车场还在修建,已喊李司把车开了过来,就此坐车到昭化找饭吃。不多时,就到了昭化古城,停了车,大家一窝蜂往城里面找吃的。营山驴友他们也在城里找馆子。

“到了昭化,不想爹妈。”这句广为流传的民间谚语历来对其内容解释众说纷纭。登上海拔1200余米的牛头山顶,极目东望,宽约600余米的嘉陵江由北向南逶迤而来,呈反“∽”形在笔架山、凤翼山之间拐了—个大弯,活脱脱一幅与太极图案极其相似的山水组合:阴阳“双鱼”由笔架山、凤翼山组成,而“黑白分界线”就是碧绿如玉的嘉陵江水。整个图案地势辽阔,直径5公里余,反“∽”形江面长6公里余,面积20余平方公里,气势恢宏,有着2300余年城建历史的昭化古城安宁地躺卧在南向的“鱼眼”里,也就是阳极的黑点上。静的山、动的水、活的城,如此和谐、统一,叹为观止。

昭化古城坐落于广元城南20公里处,位于陕、甘、川三省结合部,交通便捷,广元飞机场距景区仅15公里。

昭化,古称葭萌,因其以城为关,又称葭萌关,是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剑门蜀道风景名胜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剑门蜀道遗址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国环境优美乡镇、国家历史文化名镇、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昭化古城四面环山,三面临水。翼山与笔架山被奔腾的嘉陵江蜿蜒分割,形成一幅巨大的山水太极图,被称为“天下第一太极”。昭化正好处在太极图阳极的“鱼眼”之上,展示出太极天成、天人合一的和谐人居环境,素有“全蜀咽喉,川北锁钥”的重要地理位置,是古今兵家的必争之地,曾是川北的政治、文化中心。

昭化是迄今为止国内保存最好的一座三国古城之一,有“巴蜀第一县”之称。昭化这片热土,与巴、蜀同为四川最早开化的区域之一,是刘备蜀汉政权发祥地。历史上有“蜀汉兴于昭化,亡于剑门”之说,现存三国遗迹俯拾皆是,有闻名遐迩的葭萌关、牛头山、敬侯祠、鲍三娘墓。张飞挑灯夜战马超于战胜坝,传为千古佳话;姜维兵困牛头山,留下令人称奇的“拜水池”。古城内还存有武侯祠、关帝庙等遗址,蜀汉遗迹、遗风、民间传说源远流长。水毁后的秦葭萌古城遗址清晰可辨,汉代城墙遗址,龙门书院,考棚等明清古建筑,三横两纵古青石板街至今保存尚好。

又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战胜坝,当年古人曾在此挑灯夜战,而今已成大家的休闲之地。那一株银杏,金黄的树叶在依然在风中飞舞。岁月更替,我们又老了一轮,一岁一枯荣。古城没有了上次文化节那么热闹,显得很冷清。店家不知道在哪里捡了些奇石来展示,全国各地,所谓古城,大抵如此。

光头石匠老头正在打磨这些怪石头,弄出来大概还能卖个好价钱。美酒、音乐、邂逅、发呆、艳遇,在路上,这铺子写的还瓜闹热,只是感觉没多大气氛哈。肚子走饿了,就在这几家找吃的,牛肉面味道杠杠的,也不贵,才7个大洋,在仪陇至少也得要10块,还未见得有这么好吃。不喜欢面食的,就整的炖猪脚脚米饭,还不错。

还有个搞原创音乐的门店,可惜曲高和寡,门可罗雀。老乡在街边卖水果,晒太阳。两个青春美少女在街头摆拍。县衙街这边,几乎都看不到人。收拾回程,大家也跑倦了,该做眯眼的做眯眼。

二走剑昭古驿道,似乎感触更多。自然的才是最美的,当然适度的人文开发也没错,那要相辅相成,协调一致才行。希望今后我们能来真正走一走全程都是山路的蜀道,并与现在的旅游公路并行不悖。还有就是闻名天下的剑门关、昭化古城,如何做大做强,做出特色,恐怕像现在这个样子,就难以持久了。门票问题,只说一句话,有时候不收比收还划算些,只是看你怎么去经营了。

风萧萧,古道寂寥。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登高望远,村居民宅,散落无处。

斜阳余晖,寒鸦凄切。情无觅。

来也,去也,肠断天涯。

人在剑门蜀道难,云台更险,日出牛头山。

置身昭化,繁华如梦,太极八卦。

罢罢罢,回家。【自由拍客】

 

相关热词搜索:阳光 照耀

上一篇:踏雪九鼎山,爱你如初恋
下一篇:鼓楼寨行

分享到: 收藏
仪陇在线手机网
仪陇在线微信

仪陇在线客服电话:15351264675 15351264128

QQ咨询:100637600 200637600 投稿信箱:service@637600.com

仪陇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蜀ICP备11008034号 公安备案号:51132402000004 本站律师:于跃帮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