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报料 分类 黄页 视频 房产 旅游 教育 文史 图片
当前位置:首页> 仪陇资讯 > 城事 > 正文
蜀商贷款 服务蜀商 宜居仪陇·幸福仪陇

马鞍行

  • 2017年2月21日
  • 来源:南充日报
  • 揖稿/编辑:贾登荣

 

     对一代伟人朱德的名字,我与许多人一样,是从小学语文课本中那篇《朱德的扁担》中知道的。老师在讲解这篇课文时特别解释说,朱总司令的老家就在我们邻近的仪陇马鞍。仪陇?一下子激活了我的脑细胞,我的表姨婆不就在那里工作吗? 心里不禁暗暗说道,我要去仪陇,去马鞍,去看看总司令的老家。那里,也许是一片神秘的土地,是一片与众不同的天空。

    人生有时就是那么奇怪,往往近在咫尺,却需要漫长岁月的等待,而有时万里之遥的地方,却突然不期而遇。我与马鞍的缘分,就属于前一种情况。虽然与马鞍的空间距离仅仅区区百里左右,但去马鞍的愿望,却遭遇了一波三折的蹉跎。

    其实,去仪陇,早在12岁那年就实现了。那天早上,我从家中出发,走过5公里多的小路,来到坐落在嘉陵江边一个叫泸溪的地方,在同乡的帮助下,我搭了一辆拉化肥的货车, 又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颠簸,来到了仪陇县城。不过,竟然有些怅然失落。这里,与川北丘陵其它地方一样普通寻常。不过,这阻挡不了我拜访朱德故居的愿望。所以一到表姨婆家,我就急切地向与我年龄相仿的表叔打听,如何去马鞍。不过,表叔告诉说,从金城到马鞍还有30多公里, 现在没有到马鞍的班车,只有等运粮运煤运化肥的货车, 搭顺风车去。一连两三天,在银行工作的表爷也没有联系到去马鞍的便车,而我回家的时间又快到了。 于是,表叔领着我来到他上学的金城小学,在校门口,他指着一棵高大的树说,这就是朱总司令当年亲手栽种的树!我眼前顿时一亮,绕着这棵树,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表叔催促回家,我才恋恋不舍离开。那树叶沁出的幽幽清香,久久萦绕在我的记忆深处。

    1976年夏天, 为了实现去马鞍的愿望,我向生产队请了假,又一次来到仪陇表姨婆家。恰好,在部队服役的表叔也探亲在家。 于是我们商量,我们步行去马鞍, 去看看朱德的诞生地,去看看朱德的故居。临行前的那个晚上, 表叔一个要好的同学邀请他到位于县委旁边的广播局看电视。那时,电视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还十分陌生, 不知是个什么稀罕之物。所以,表叔带上我,穿过弯弯曲曲的院落, 进入一个宽敞的坝子。坝子正中,摆放着一台黑白电视机。然而,电视打开不久, 就传来了朱德总司令去世的噩耗。顿时,那不大的院坝笼罩着沉重的悲伤, 连空气中也弥漫着忧伤的气氛。不一会,整个坝子里响起了人们的啜泣声。也就在那天晚上,表叔接到回部队的紧急通知, 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家。 去马鞍的计划又搁浅了,带着惆怅的心情,我郁郁寡欢地离开了金城, 离开了仪陇。

    上世纪80年代,我参加了工作,又有多次去仪陇出差的机会,但马鞍总是一次又一次与我失之交臂。第一次真正走进朱德的诞生地马鞍,已经是1994年了。距离滋生拜访朱德故居的愿望, 已经整整30年。那天, 参观完仪陇的剪纸、篆刻、 书法等群众文化艺术后,大家不约而同地说,走,去马鞍看看!那时,去马鞍的公路正在扩建,路上堆满了施工的碎石,到处坑坑洼洼,路十分不好走。从金城到马鞍,足足折腾了大约三个多小时,才来到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跳下车来, 望着连绵起伏的丘陵,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色。这片绿,也把路途上的种种不快冲得干干净净。

    漫步在琳琅山幽静的小径,流连在朱德故居的院坝前,朱德元帅那叱咤风云、 伟岸壮阔的人生, 一幕幕生动地再现在眼前,让人激情满怀,让人掩面沉思,让人泪流满面。几个小时里, 我一直沉浸在对伟人的崇敬与怀念之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当一行人即将离开马鞍时, 我又独自一人匆匆跑下车,站在朱德塑像前,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才依依不舍地踏上归途。从此,琳琅山头那苍翠的绿,烙印在记忆深处,不可磨灭。

 

分享到: 收藏